您现在的位置:皇冠开户 > 明星转会 > 祁连山下草场绿 青海生态富民路

祁连山下草场绿 青海生态富民路

2019-08-07 21:07

如今的沙龙滩地区放眼望去一片青色,其中夹杂着点点白色。新华网 陈延特 摄

  新华网西宁7月25日电(陈延特)“一到扬沙天,黄沙如同沙龙一样席卷而来…”牧民向记者描述青海省祁连县沙龙滩地区治理前的样貌,沙龙滩也是因此而得名。很难想象,眼前这风中夹杂青草味的土地曾是那般景象。

  “沙龙”走了,“放牛郎”们的春天来了

  沙龙滩地区是位于祁连县野牛沟乡的边麻、大浪、大泉三村夏秋草场。由于上世纪50至80年代的过度放牧等因素,导致该区域110余万亩的草场中有90万亩草场出现不同程度退化,55万亩草场呈现中度退化,最为严重的35万亩草场退化成了黑土滩。

  所谓“黑土滩”,就是青海草地退化最严重的一种表现形式,因草原植物极度稀疏地表完全裸露的草地,会造成草场扬沙、水土流失、鼠害泛滥等问题,若放任不管将逐渐荒漠化甚至是沙漠化。

  祁连县草原监理站站长周占海介绍,为控制黑土滩持续恶化,保护祁连山生态环境。通过多年对黑土滩治理进行试点示范,从2015年开始,祁连县加大对沙龙滩地区黑土滩问题的整治工作,通过集中投入、连片治理,依据退化草地类型和退化程度选择适宜的牧草品种进行合理搭配,通过采取人工、机械以及免耕等适宜的作业方式进行补播。经过4年的整治,累计投资2970万元,治理黑土滩14万亩,植被盖度从10%提高到80%以上,秋季牧草的平均高度可以到达50公分以上。当地牧民告诉记者,在过去,下完雨第二天地表就会出现龟裂,现在草长高长密了,扬沙天少了,黑河里的水量也大了。

玛久指着远处的合作社的牦牛,他计划合作社未来扩充到5000头牦牛,成为全青海最大的合作社。新华网 陈延特 摄

  “人工种植出来的草,牛羊也同样爱吃”大浪村村支书玛久介绍道,原本没有人要的黑土滩,现在都想要回来。今年,祁连县大浪村成立了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社,玛久是该合作社的法人及董事长。他告诉记者,合作社由9个人牵头组织管理,再由各村社选出5名代表共同经营,村里以家庭为单位,每人入股4头牦牛。目前合作社已拥有4000多头牦牛,玛久也成为了祁连县最大的“放牛郎”。他笑着说“这样的模式来买牛的大老板们也喜欢,为他们节约了过去分时分力的运输成本,可以一次集中采买,而且我们每头牛的价格也能比过去多卖出200元。”预计明年的六月,入股的牧民就可以拿到第一笔分红。

牧民告诉记者,因为草原生态的恢复,像老鹰等野生动物也越发常见。新华网 陈延特 摄

  草原畜牧业是草原地区的传统产业,畜牧业也是祁连县的支柱产业。通过建设生态畜牧业合作社的形式对草场集约化经营,对牲畜进行集中饲养和出栏,在牧草返青期开展禁牧和舍饲圈养,有效减轻草场放牧压力和促进植被恢复。其中过剩的劳动力也可以从畜牧业中得到解放,从传统生产束缚中摆脱出来,走上一、二、三产融合发展的现代农业发展道路。实现“减畜不减效,减畜不减收”,生态、生产、生活良性循环。

  群雪卓玛:从交不起电费,到年收入近10万元

  2014年,农业部批复在青海省设立为“全国草地生态畜牧业试验区”,为有效解决超载放牧和维护生态环境之间的矛盾,青海开展“全国草地生态畜牧业试验区”试点,逐步建立保护与建设结合、保护与发展协调的草地保护利用机制。青海门源县通过“企业+基地+贫困户”精准扶贫的模式和“人工草地+畜舍饲、半舍饲养殖+旅游业”的一、二、三产业联动的模式,走出了自己的生态畜牧业建设道路。

7-10月份是前往祁连山生态牧场旅游的最佳时间。新华网 陈延特 摄